????慕容寒冰嘴角微微上扬,并没有把这件事做当一回事。

????两个人继续往前,见许多人急匆匆的往前,梅开勺一脸疑惑,她轻拍村民的肩膀,开口问道:“不知道你们这么着急是要去哪?”

????村民仍旧一副呆滞的模样:“城东,有比武招亲。”

????说罢,村民便离开了,梅开勺望着村民的背影,心里颇为奇怪,怎么感觉村民一点活力都没有?

????“要想搞清楚这里的奇怪之处,必然要耐心一些,在这里待的久了,什么都会知晓。”

????顿了顿,慕容寒冰继续道:“不然咱们去比武招亲的现场瞧瞧?”

????梅开勺点了点头,两个人很快去往了城东。

????用木板搭制的台子上铺了红绸,两边还有栏杆围着,台子最前方赫然写着几个大字:比武招亲。

????周遭围着许多人,大家伙儿都在看热闹,许多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,看似正常又特别不正常,他们一点生机都没有,就算是聚在一起聊天也给人一种例行公事的感觉。

????“欢迎大家参加小女的比武招亲,我叫武彪,我女儿见武莲儿,比武招亲的规则很简单,只要打败我女儿,我就立马把女儿许配给他!”

????就在这时,一道雄厚的声音忽然传来,梅开勺徇声看了过去,落入眼帘的是一位体格健壮的中年男人,男人武气深厚,应该处于虚神境中期。

????梅开勺低声道:“这人不简单,武气值跟我不相上下。”

????慕容寒冰点了点头:“嗯,确实有点小本事。”

????戴着面纱穿着喜服的武莲儿走了上来,豪迈的作揖,随即开了口:“各位父老乡亲们,武莲儿给大家见礼了,若是有想要挑战我的,尽管上台!”

????武莲儿身上散发着淡淡金光,梅开勺猜测她的武气应当比武彪差一些,差不多是虚神镜初期。

????父女俩都不是一般人物,这场比武招亲有点看头。

????梅开勺打量着周遭的村民,这时才发现村民身上一点武气值都没有,心里颇为疑惑,能达到虚神境的人确实很少,可在这个武力崇高的世界,几乎所有人都有武气值。

????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有的人天资聪慧,武气值高一些,而有的人愚笨,武气值并不高。

????这些村民身上一点武气值都没有,着实让人生疑……

????擂台上迎来了第一位挑战者,挑战者身材肥胖,看起来很是壮实,轻拍肥胖的肚子,赘肉立马晃荡起来。

????胖子喊叫一声,扑向了武莲儿,武莲儿灵活的躲开,等她绕到胖子身后,胖子还没有发现,武莲儿猛地踢向了胖子的后背,胖子立刻倒地狼嚎。

????后面又上来了几位挑战者,不过对于武莲儿来说丝毫没有压力,很是轻松的就解决了那些人。

????梅开勺看的无趣,其他人半点武气值都没有,处于虚神境的武莲儿对阵普通村民,那简直完全没有可比性,有那么一瞬间,她甚至怀疑武家父女就是因为知道村民们没有武气值,这才故意来了一招比武招亲吸引眼球。

????反正都打不过武莲儿,这比武招亲一点意义都没有,武莲儿也不用害怕会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……

????见梅开勺连连打着哈欠,慕容寒冰一阵好笑:“怎么,觉得特别没有意思?”

????梅开勺点了点头,慕容寒冰揽住她的腰身,生怕围观的其他人会挤到她:“觉得无趣就走吧,去其他地方逛逛。”

????梅开勺同慕容寒冰前脚刚走,后脚就听见一道女声:“你们这是要去哪?”

????女人飘飘然的落到了他们面前,梅开勺脸色一变,这女人忽然跑到面前干嘛?

????“有事吗?”

????女人最了解女人了,见武莲儿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,她莫名警惕了起来。

????武莲儿开口说道:“我比武招亲,可是大家伙儿都赢不了我,只能亲自选择夫婿了,你身旁的男人我相中了,我要跟他比武。”

????慕容寒冰的武气远在武莲儿之上,论单打独斗的话,这武莲儿自然打不过慕容寒冰,不过梅开勺的心情一点都不好,这个武莲儿明显在觊觎她的男人。

????梅开勺冷哼一声:“你没看见他正揽着我的腰身吗?这是我的男人!”

????“是你的男人又能怎样,以武气为尊的世界,永远都是胜者为王,有本事就跟我比斗一下,若是没本事就滚到一旁,等我战胜了他,他从今往后就是我的男人了!”

????武莲儿挑衅的说着,她眼眸里浮现出了明显的精光。

????梅开勺气不打一处来,很快变幻出浮梦扇,将浮梦扇变成剑后,猛地腾空,随即冲着武莲儿劈去。

????梅开勺忍不住说着:“你是什么东西,敢跟我抢男人,我的修为在你之上,像你这样的我还真瞧不上眼,今天我非得教给你做人的道理!”

????武莲儿没想到梅开勺会忽然袭击,真的是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脸色骤然大变,想要躲闪也来不及,她徒手接住了梅开勺的剑,娇嫩的手顿时流出了鲜血。

????梅开勺乘胜追击,对着浮梦扇念了几句咒语。

????“啊……”

????就见浮梦扇折射出金色光芒,金色光芒打在武莲儿身上,她忍不住喊了起来。

????武莲儿身体不受控制的下跌,马上就要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,武彪见女儿有危险,立马挺身而出,接住女儿后,释放出了黑色的武气球。

????梅开勺瞧着团团黑气,心里越发疑惑,她从没见过像这样的武气球,每个人的武气属性不一样,相对的,武气球的颜色也不一样。

????资质高一些的,可以将自身武气变幻成其他武气球,但从来都没有人变幻出黑色的武气球,黑色武气球是她第一次见,黑色代表着邪气,这个武彪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????就在她愣神瞧着黑气时,黑气猛地袭来,一直没有行动的慕容寒冰急了,立马运转武气腾空,他一把揽住了女人,躲过了这一劫,黑色武气球落了个空,猛地砸在了地上,地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大窟窿。

????慕容寒冰放出了蓝色水气球,蓝色水汽球跟黑色水气球相互交融,半响后,黑色水气球被吞并了。

????当男人揽住她腰身的那一刻,她这才反应了过来,男人将她放在了地上,关心的问着:“你没事吧?”

????梅开勺摇了摇头:“黑色水气球我第一次见,一直在打量,一时间竟然失了神。”

????慕容寒冰冷哼一声:“这不怪你疏忽,这个武彪邪气的很,我瞧过了,他释放出的水气球有致幻的效果,很容易迷人心智。”

????梅开勺大惊,没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的,武彪果然不是什么好人!

????武彪迅速袭来,手中变幻出了一把巨大的铁锤,他狰狞的喊着:“我女儿相中的男人绝对不允许他有二心,你这臭小子,居然不把我女儿放在眼里,我弄死你!”

????现在的武彪跟方才的样子截然不同,就仿佛在擂台上讲话的不是他一般。

????武彪不管不顾的甩着铁锤,铁锤所到之处满目狼藉,地面被砸出了好几个窟窿,擂台也被砸扁了。

????说来也奇怪,围观的群众们并没有乱蹿,他们仍旧一副冷漠的样子,并且还将慕容寒冰跟梅开勺围在了中间,很明显是在袒护武彪。

????梅开勺拧着眉头,按照一般人的思维,大家见事情不对,就会立马逃离,可是这帮村民却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……

????慕容寒冰灵活躲闪着武彪挥来的铁锤,半响后,他主动出击,拿出了翡翠玉笛,迅速用玉笛敲击着武彪的肘关节。

????梅开勺也跟武莲儿纠缠在了一起,她出招迅速,果断又干练,武莲儿的武气本就不及她,如今更是节节败退,额头上不断的冒出了冷汗。

????武彪疼痛难忍,肘关节疲倦无力,再也拿不起铁锤了,铁锤从手里脱落,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脚上。

????“啊……”

????武彪发出了痛苦的嚎叫,鲜血顿时染红了他的靴子。

????慕容寒冰瞥了梅开勺一眼,吐出了四个字:“闭气勿听。”

????梅开勺闻言瞬间明白了,她很快用武气屏住了听力。

????男人吹着笛子,笛声悠远的传到远方,声音连绵不断,紫色的光芒从玉笛上传出,武彪跟武莲儿捂着耳朵,纷纷在地上打滚,他们面目狰狞,受不了这样的笛声。

????慕容寒冰见好就收,很快收起了笛子:“这就是给你们的教训,往后不要眼高手低,我有娘子,你们不要把主意打到我身上!”

????说罢,慕容寒冰拉着梅开勺离开,两人远走,武莲儿望着他们的背影,眼眸里浮现出了浓烈的恨意,今日受此大辱,改日必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,她看中的男人绝不允许旁人占有,若实在得不到,宁愿毁了他也不会给别人!

????慕容寒冰跟梅开勺回到客栈,掌柜的见他们略显疲惫,忍不住搭话:“你们这是出去闲逛了?怎么看起来这么疲倦?”

????男人仍旧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没有开口搭话,梅开勺开口道:“嗯,出去逛了一圈,不过并没有什么收获,这里没什么好玩的。”

????掌柜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,低声说着:“有没有遇到比武招亲的?”

????梅开勺眯了眯眼睛,总感觉掌柜的似乎知道点什么,她很快道:“确实遇到了掌柜的,你真厉害,竟然有未卜先知的本事。”

????梅开勺是故意这么说的,目的就是为了诈掌柜的。

????她说的这些确实有效果,掌柜的大手一挥:“哎呀,可不是我厉害,是那些老家伙只会使出这种技俩,我都习惯了,真的是见怪不怪。”

????“技俩?”梅开勺扯了扯唇:“看来掌柜的是知道点什么。”

????掌柜的脸色一变,下意识捂了一下嘴巴,他很快反应过来:“好啊,你这个小女娃竟敢诓我……算了,话说到一半也不太好,实话告诉你吧,武彪跟武莲儿可不是什么善辈,他们父女两个人在这里生活了多年,只要一有新的外人到访,他们就会弄出什么比武招亲,就是为了吸引外人。”

????梅开勺问道:“天天比武招亲,难道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如意郎君吗?”

????掌柜的笑着说道:“什么比武招亲,只是一个噱头而已,若是真想嫁人,早就嫁出去了,非我族人,异类本就诡计多端。”

????非我族人?

????梅开勺皱着眉头问道: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听不懂?”

????“劝你们赶紧离开这里。”掌柜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