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根本不是本人控制的一样,木偶!

????对,就像是活生生的人形木偶!

????动作卡顿的简直没有半点人类的气息……仿佛一个行尸走肉的木头人。

????沐芸婳极力的想要寻找更多的冰凉,拼命的,无意识的去拉扯男人的衣服,“还……要……”不够,一点都不够,她想要全身都冰凉!!

????而且,她要的不光是表面的冰凉,她还要身体里面也凉快,她要整个身体都透心凉!

????终于,当沐芸婳不知道拼命奋斗了多久之后,当她成功的贴上一整块的冰凉胸膛时候,身体和身体的接触,皮肤和皮肤的接触,让沐芸婳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叹息了出来。

????她成功的剥光了自己,也剥光了男人。

????没有什么比这更舒服的了……沐芸婳呻吟着,实在是太舒服了,仿佛全身的火热,终于有了一个降温的东西,可是抱着抱着,没过一会儿,那热度又上来了,这一次,甚至连那冰凉都不再冰凉了。

????就像是冰凉也被她的灼热给温暖了一样,冰山也仿佛被她身体的温度给融化了一样。

????沐芸婳又仿佛被扔进了火炉里,开始被大火历练起来,“嗯……不……”

????不要,不要,她热的受不了了!

????为什么不直接干脆热死她算了!!

????这个折磨,太让沐芸婳痛苦了,甚至于扛不住的抽泣了起来,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,原本顺着眼角滚落的泪水,在流下了几滴之后,突然被人什么东西擦去了,接着,沐芸婳感觉自己腾云驾雾了起来,下一秒,一股席卷全身的冰凉,迅速的冲击进了她的身体。

????“啊……”沐芸婳舒服的直接大叫了起来。

????这股能够浇灭她全身火热的冰凉,不够,不够,还要,她还要!!

????也不知道要了多久,差点就被烧糊的脑子,终于开始一点一点的恢复神智了,沐芸婳的身体颤动着,她多少也反应过来了,她跟不知道是谁的男人……

????**她一点都不怕,可是她心里却是难受的,都说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,没有思考,没有爱,什么都没有,只要关上灯就可以抱在一起。

????可是女人却不行……

????沐芸婳原本以为逃离掉太子,只要扛过去,就可以安全了,可是现在她发现错了,她脱离掉了太子,却遇到了另一个,不知道是谁的男人。

????这个男人……是谁……到底是谁!

????沐芸婳没有怪这个男人的意思,毕竟是她中了药,给了别人可趁之机,但是她还是想看看,这个男人到底是谁……

????努力想要大脑清晰一点,沐芸婳的眼睛终于不再那么恍惚了,隐隐约约的,她看到了一个人影,一个轮廓出现在了她的眼前。

????这个男人的轮廓……好眼熟……

????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……

????沐芸婳奇怪,她认识的男人,总共就这几个,掰着手指头都能数的出来,她觉得眼熟?是谁呢??到底是谁?

????然后就在沐芸婳想要看的更清楚的时候,身体里的火热又突然烧了起来,原本已经熄灭下去的温度,又燃烧了起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