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亨利一刀过去,宛如抽刀断水,空气似乎都被切开了,出了急速的呼啸声,朝着廖远的脖颈斜砍过去。

????这一刀带着强烈的自信,半空的亨利脸上已经露出了胜利的笑容。

????然而,廖远的身体素质却超出了他的想象,在急速后退的过程,他反手打开了车门,一道“滋啦”的声响出来,刀尖划在了车门上,亨利手握着的西瓜刀也差点因为车门的反震力而直接崩飞。

????亨利脸上笑容僵滞,见廖远躲过这一击,顿时又急又怒,握着西瓜刀的手再次斜砍了过来。

????这一次命的是廖远的腰部。

????此时,因为廖远打开了车门,躲避的动作明显缓慢了下来。

????所以亨利的这一刀,如果没有意外,会直接插入廖远的腰腹部,势如破竹。

????开了刃的西瓜刀锋利之极,廖远的上衣完全不可能阻挡的了刀刃的刺入。

????但生命的本能,却是让廖远再一次躲开了袭击。

????只见他整个人瞬时下滑,在地上一个翻滚,就远离了刀刃。

????这多亏廖远在拍摄《盗梦空间》时跟随老师傅练习了闪避术,这个动作他练习了不下一百遍,简直熟能生巧,关键时刻下意识的躲避,竟然堪堪躲开了刀尖的刺入。

????但即便如此,廖远的手臂也因为躲避而被划伤,一瞬间,左臂的袖子染上了血液。

????此时,保安们也怒吼着来到近前,亨利脸上冷意渐深,接连两次意外让他感觉到了一丝耻辱。

????太大意了。

????资料上完全没有显示目标人物有练习过近身格斗术。

????但对方接连两次的躲避,显然是个精通近身战斗的好手。

????这一刻,亨利脑海再次疯狂起来,接连躲避了两名保安的扑袭,一个箭步就持着手的刀刃向半躺在地上的廖远刺去,他已经来不及瞄准刺入点了,只想逼近对方,然后一阵乱刺。

????此刻,廖远翻滚在地上,余力未生,再也没有机会躲避对方的袭击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光临近。

????他目睹那凶悍而陌生的眼神,心升起一个疑问。

????“到底是谁?”

????廖远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,对方这刺杀动作专业而果断,完全不是普通市民应该有的身体素质,显然是经过了长期训练才有了这般视死如归的气势。

????他不知道国内地下黑市有没有杀手存在,但面前这个矮个男子,却让廖远想到了远在非洲亡命肆虐的那些雇佣兵。

????那些都是一个个刀口舔血的杀手。

????但这些东西,距离正常人的生活实在太远了!

????如果不是廖远最近拍摄《盗梦空间》接触到了这些资料和人事,他也断然不会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杀手围捕自己。

????他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信息就是“买凶杀人”。

????我得罪了谁吗?

????此时此刻,廖远已经来不及思考,面对势如破竹时的刀尖,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。

????刀尖瞬时刺入了胸口,滚烫的热血瞬间洒了一地。

????亨利一刀下去,感受到了阻尼,再也没有丝毫犹豫,把刀柄瞬时抽出来,又是随手补上一刀,血液喷洒到了他的脸上。

????亨利露出了疯狂的笑容。

????任务算是完成了。

????然而下一刻,他的笑容又一次的僵住了。

????“你……怎么可能?”

????亨利瞪大了眼睛。

????此刻,面前的目标人物完好的半躺在地上,脸色苍白,紧闭着双眼,像是在等待着自己最终的宿命死亡。

????然而,这近在咫尺的等死画面,却并没有让亨利开心起来。

????因为在目标人物身前,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子正趴在目标任务身前,用自己的身体抵挡住了他的两次进攻。

????此时,廖远也察觉到了异样,周围有弥漫开来的浓烈的血腥味,但自己并没有感觉到疼痛,但下一刻,他就感觉到了有重物重重的压在了自己身上。

????他第一时间睁开眼,顿时睚眦欲裂。

????“你!傅小瓷你!”

????他颤抖着嘴唇,眼神里再也没有镇定,只有惊恐和愤怒,巨大的负面情绪涌进脑海,让他一时间语无伦次。

????趴在廖远身上的傅小瓷想笑却不敢笑,腰腹间接连两刀被刺入,已经让她疼的快要昏迷过去,更重要的是,她感觉身体里的血液正在慢慢减少,因为她身体里的力量在慢慢消失。

????她已经没有办法再动弹一下了。

????地面上已经染了一大滩鲜血,而且血液还在不断的向外扩散。

????此刻,数名保安以及周围的路人接连扑向了亨利,让亨利再也无处可躲。

????亨利手的西瓜刀被人一脚踢飞,而后他整个人被一脚踹倒在地上,开始承受着众人愤怒的殴打,很快便再也不出声音,变得奄奄一息。

????“你个笨蛋,你别死啊!”

????廖远颤抖着声音说。

????他抱着傅小瓷,只感觉胸口撕心裂肺的疼。

????他的双手已经沾满了血液,但他不管不顾,迅速撕下自己的袖子,捂住傅小瓷不断出血的伤口,然后疯狂的向周围的路人们嘶喊:“叫救护车,快叫救护车!”

????路人们回过神来,连忙开始打120。

????“原来梦里生……咳,生的事情,真的会在现实……出现。”

????“还好,还好我……我来了。”

????傅小瓷疼的快昏迷过去,但看着廖远为她着急到面容扭曲的模样,心却有些开心。

????你没有死,太好了!

????“你说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????廖远有些听不清傅小瓷的呢喃,他把耳朵贴近傅小瓷的唇边,想要听清楚那些言语,但傅小瓷除了急速而短暂的喘息之外,却没有再说话。

????看着傅小瓷似睡非睡的模样,他心如刀绞:“别说话了,你别说话了,你不会有事的,我誓,你不会有事!”

????傅小瓷听到廖远的话,嘴角一扬,像是要笑,但下一刻嘴里却呛出了一口鲜血,血液瞬间染红了衣襟。

????“我……我现在……一定很丑吧?”

????她的呼吸越来越是急促,眼皮越来越重了,似乎快要看不清廖远的模样。

????“你说什么?你想说什么?”

????廖远急忙弯下腰去倾听,却始终听不清傅小瓷的言语,这让廖远产生出了一种无力感,以及懊恼、愧疚、悔恨等种种情绪。

????“我……咳,我要死了吗?”

????傅小瓷瘫软在廖远怀里,忽然感觉到了有液体滴落在自己的脸上。

????这是……

????她用尽了全身力气,掀开了眼帘,看向了正在痛苦落泪的廖远,目光变得柔和:“你,你别这样……”

????“能够为你死,我很高兴。”

????最终,在彻底昏过去之前,她在廖远的耳边急促的说出了两个字:“值……值啦!”

????感谢山青盈、书友20190729012855464的打赏,求推荐票月票u